<address id="dzbzf"><nobr id="dzbzf"><meter id="dzbzf"></meter></nobr></address>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文學理論論文

          淺談李健吾的文學評論文章

          來源:重慶電子工程職業學院學報 作者:潘興
          發布于:2021-12-24 共5411字

          文學評論論文范文第五篇:淺談李健吾的文學評論文章

            摘要:李健吾的印象主義批評在中國現代文學評論史中獨樹一幟。這種風格的成因有三個方面:第一是李健吾的藝術至上論,第二是李健吾有戲劇性的性格以及創作戲劇的經歷,第三是李健吾以一種類似于"愛美劇"的創作心態來創作文學評論文章。

            關鍵詞:李健吾;藝術至上論,戲劇性性格,愛美(Amateur);

            作者簡介:潘興(1991-),男,碩士,西藏警官高等?茖W校法律系,助教,研究方向:中國現當代文學。;

            Abstract:Li Jianwu's Impressionist Criticism is unique in the history of modern Chinese literary criticism. The reasons are his art supremacy, dramatic character and experience of creating drama and creation of literary review articles with a creative mentality similar to "Amateur Drama".

            Keyword:Li Jianwu; theory of art supremacy; dramatic character; amateur;

            李健吾的文學評論寫作從20世紀20年代后期開始,停止于50年代初[1].他曾以劉西渭的筆名為沈從文主編的天津《大公報·文藝》副刊寫文學評論,劉西渭是李健吾為了表示對他曾近生活過的陜西渭水南岸和家鄉山西的懷念和留戀而起的筆名[2].文化生活出版社分別于1936年和1942年結集出版了他的文學評論集《咀華集》和《咀華二集》[1].李健吾在這兩部集子中的印象主義批評使他在中國現代文學評論的發展歷程中獨樹一幟。他的文學批評沒有受制于理論的羈絆,也沒有假大空的時代高喊,而只是把他的靈魂冒險故事饒有趣味地講給如饑似渴的聽眾。李健吾去世后,他的朋友們寫文悼念他時,常常會提及他的文學評論,夏衍說:"每次在報刊上讀到空對空的文藝評論,就禁不住想起他,我們真需要能寫出劉西渭的《咀華集》那樣的文藝評論家。"[3]師陀說:"目光犀利,獨抒己見,決不人云亦云。"[4]李健吾的批評文風澤被后世,他打開了文學評論的異世界之門,昭示了文學批評的另一條路徑。雖然李健吾難于模仿,但是"有一個指引,好比長夜行路,明燈在望"[5].雖不能至,但心向往之;心向往之,則必溯其學源,深研其人,察旁人之記纂,以得仰止高山之道。

          文學.png

            1 藝術至上論

            韓石山曾評價李健吾為"藝術的囚徒"[6].這個評價是恰如其分的,一方面說明了李健吾在文學評論上所持的態度---藝術至上論;另一方面又指出了李健吾因藝術至上論而處于時勢的困境之中。

            唐湜曾回憶,在他青年時期,《咀華集》《咀華二集》能成為他最喜歡的書,就是"因為他(李健吾)的虔誠的心就撲在完美的藝術上"[7].持藝術至上論者,就會對藝術抱一種畢恭畢敬的態度,他不會容許絲毫有損于藝術表達的瑕疵,所以,他是不留情面的,"縱然是好朋友,也不必因為在評論好朋友的作品而盡說好話"[8].對巴金的作品,他認為并不都是優秀的,它們的質量起伏較大:"好時節,你一口氣讀下去;壞時節,文章不等上口,便已滑了過去。"[9]在比較蕭軍和蕭紅的寫作才華時,他沒有持平衡論調,毫不掩飾自己對蕭紅文字駕馭能力的激賞:"蕭紅的才分遠在蕭軍之上,你不要想在《八月的鄉村》尋到十句有生命的詞句,但是你會在《生死場》發現一片清麗的生澀的然而富有想象力的文字。"[9]他甚至敢對廬隱的寫作下這樣的定語:"多產的廬隱沒有給自己留下一行永生的文字。"[9]李健吾的批評文章從來指名道姓,不會遮遮掩掩。好朋友、平輩可以批評,自己的老師也可以直言不諱,為尊者諱,為賢者諱,在他的文學評論里是行不通的!丁磯衾锞┤A〉跋》(此跋就寫于1943年,并不是多年之后的事后回憶)里他是這樣評價他的老師王文顯的:"習慣上雖說不是一個中國式的書生,實際上仍是一個孤僻的書生而已。"[10]

            唯美者,以藝術為信仰,不會理會這藝術可能被時人所曲解的政治含義,所以,他又是包容和不避嫌的?箲饎倮,他和文友們協辦《文藝復興》時,大家經常開會,其間大家會表演節目,李健吾"也參加朗誦,朗誦的是魯迅的散文詩《野草》和胡適的白話詩"[11].將魯迅和胡適的作品放在一起朗誦,本身就說明了他不是以作家的政治傾向而是以他們作品的藝術成就來進行選擇。正因為如此,在那個政治波譎云詭的時代,李健吾對當時的左翼作家、戰斗型作家并不吝惜自己的評論筆墨,"沒有一個中國作家比茅盾先生更能叫人想起巴爾扎克"[12];他肯定了葉紫小說"挺立在大野,露出棱棱的骨干"[12],下了"悲壯"[12]的形容;抗戰期間,他還評論了陸蠡、路翎、田間和孫鈿等人的作品[12].很明顯,在李健吾心中并沒有政治上的左右對立,對于作品來說,只有它的藝術性、它的美才是李健吾評判的唯一標準。

            藝術無關前后順序,長幼之分,這也是持藝術至上論的李健吾所信奉的。他的學生華鈴將自己的詩歌寄給他,請他閱覽,閱后他在給華鈴的復信中寫道:"在創作上沒有先后,只有好壞。一個小孩子可以寫大人寫不出的杰作;一個學生可以寫先生寫不出的杰作;一個先生哪,向例是rate(落后)。"[13]

            李健吾兼有評論家與作家的雙重身份,這使他的評論文章具有極強的藝術特質。在有的篇章之中,他甚至可以模仿作家的語言風格來品評該作家的作品,仿佛就是出自該作家之口,仿佛就是來自這些作家內心最原始處的藝術沖動,從而達到了評論與作品水乳交融的狀態。對于他欣賞的沈從文,他評論道:"他愛水,水在土里面流,也在他的字句之間流。文字原來就有感覺,山水再把美麗往感覺里送。"[12]在論及李廣田時,"他也用李廣田那樣素淡的筆致抒寫了李廣田其人與其書,一個淡淡的,然而卻是閃光的印象"[12].這樣的評論是一種與作家作品心靈交流的實現,一種力求神似的努力。

            李健吾的這種印象主義批評更多還是來源于西方。他小時候沒有正經讀過四書五經,更偏愛《東周列國志》一類的歷史書籍,所以他的傳統文化根基相對不深,不過這種不深正好減輕了他的束縛,使他后來的文章有一股清新之氣,而沒有八股文風的殘余。在清華讀書期間,他聽從朱自清的安排從中文系轉到了西洋文學系[14],然后又去法國接受了歐陸之風的熏陶,他在法國主攻的福樓拜就是一位標榜"美是藝術的目的"[15]的作家。

            不過,李健吾也為堅持這種藝術至上論承擔了誤解,因為對于政治傾向的不敏感而處于時勢的困境之中。上海孤島時期,他在上海劇藝社辛勤工作,鞠躬盡瘁,但在這個文藝團體內,他只是被當作"諍友"[6],而不是同志,"他要的是信任,得到的卻是隔膜,他要的是投入,結果卻是利用"[6],有時還會被譏為"唯美家"[6].沒有人能夠逆勢而動,他的文藝理想不合于此時此地,就只能退回自己的內心。自己和自己作伴,只是一種好聽的說辭,實質上就是被藝術所囚禁,被時勢所囚禁。

            2 戲劇性性格

            師陀在追憶李健吾時提到過一個細節:"四十年代,他曾屢次半開玩笑地講過:'我如果唱戲,梅蘭芳有他吃的!?'"[4]這話聽起來非?裢妥载,但如果結合他的生平事跡就會覺得他有這個底氣。李健吾不僅能寫劇本導劇本,而且也是一位出色的演員,有很豐富的舞臺表演經驗。當他還在北京師大附小讀書時,就因出演封至模等人籌劃的《幽蘭女士》中的丫環角色一炮打響,后來他還以哭戲救了熊佛西《這是誰之罪》的場[16]."抗日戰爭勝利后,曾在李健吾的母校---北京師大附小任教的鄧穎超同志在上海還記憶猶新地談起李健吾當時的名氣"[17],可見憑借演技的驚艷,李健吾少年時代是何等的意氣風發。在李健吾的人生歲月中,他寫戲、譯戲、導戲,為中國的現代戲劇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

            文如其人。李健吾的性格,他的戲劇家身份都深深影響了他的文學評論風格。唐湜在一首題為《懷劉西渭先生·其一》的詩中寫道:"直到后來,在上海見到您,才明白風格即人。"[7]韓石山也說:"李健吾十幾歲就上臺演戲,寫戲,這種舞臺生涯對他的文學寫作恐怕也有作用,一個人會演戲他就懂得抬手動腳都要有戲,李健吾的文章,真正是如麗人出行,身配瓊琚,叮當有聲而儀態萬方。"[5]

            他自小父親被害,逃亡在外,受盡冷眼,對人性有比常人更深的體會。父親戎馬關山北的人生,又讓他繼承了一種孤傲的性格。李健吾這種帶點傲氣帶點"外圓內方"[4]卻又喜怒形于色坦蕩無私的性格正合于戲劇的沖突理論,大起大落。人們常說戲如人生,人生如戲,但在李健吾這兒,我們可以說戲如文章,文章如戲。

            關于李健吾的戲劇性人格對他文學評論寫作的影響,最清楚的是他的老友卞之琳,他曾指出李健吾把批評家對作家作品的理解和掌握比作"快馬"[18].卞之琳認為,李健吾這種風馳電掣的快馬形象概括就與戲劇性有關:"在他的場合,戲劇性又不只限于他有過戲。ㄔ拕。┓矫娴慕洑v。他,特別在他的盛年,就是一般為文,也如他平素為人一樣,有聲有色。"[18]卞之琳對李健吾的文學評論評價很高,稱這些文章的"特色就在于它們往往產生近于戲劇性的效果,時令人驚見,文思活躍,文采飛揚。"[18]

            不過,對于李健吾的這種戲劇性性格,朋友巴金的看法也許更為客觀和持重:"李健吾聰明,博學,有才氣,但是不踏實(我們常批評他有點'浮',有時也有一點'粗制濫造'),喜歡替自己吹牛,愛批評人,但是從來沒有害過人。"[19]巴金的這個評述側面反映了李健吾的戲劇性性格對他文學評論寫作的負面影響,這也提醒我們對于李健吾的文學評論文章不能一概而論,人云亦云,其中可能也有只圖一時嘴快的泛泛之作,對李健吾的評論文章我們要有自己的獨立判斷。

            李健吾從少時就在北京生活,京腔的舞臺韻味及之后他在戲劇表演中的道白訓練自然而然地影響了他的說也影響了他的寫,這些因素對形成他特有的寫作語言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而他的這種寫作語言也為中國現代文學語言的向前發展提供了一種范式,做出了他自己的語言貢獻。

            3 愛美(Amateur)文

            "五四"時期的戲劇界,一些戲劇家有感于文明新戲職業化和商業化所產生的種種弊端,提出了"愛美劇",也就是"業余"戲。◥勖,即Amateur的譯音,意為"業余的""非職業的")[20]的口號,于是就有了"以非營業的性質,提倡藝術的新劇為宗旨"[20]的宣言。李健吾把自己畢生的熱情都投注在戲劇上,而建國后他的研究方向也主要在法國文學領域,他的工作關系在社科院外研所,總的來看,他并不是職業的文學評論家。因此,我們可以作一個類比,提出這樣一種文體---愛美文,以概括李健吾的"業余"文學評論文章。

            初看起來,他的評論文章的確非常業余。首先,數量少,薄薄兩個小冊子《咀華集》《咀華二集》;其次,由于他寫的是一種印象主義的評論文章,很難歸納出一套理論,整理出一個系統,所以也很難像其他的文學評論家那樣,可以挾西方重型理論思想武器號令各路文藝堂口;最后,他的確寫得"業余",信馬由韁,信口而出,會令人擔心他收不住,筆落天外。

            但是我們也要注意,這里的"業余",并不意味著李健吾對文學評論的輕視,把這些小文章看成是一種玩票,相反,李健吾對于這樣的寫作更加珍惜更加嚴肅。業余寫作者,沒有職業寫作者的急功近利,他的寫作純粹出于興趣,所以更見一種赤子之心。李健吾的文學評論不高產,也不是盡善盡美,但至少這些文學評論篇什里注入了李健吾的熱情和真誠。

            正如巴金對李健吾的評價,李健吾自己其實也注意到了自己文章中的不足,印象主義批評的限制,也就是自我對判斷的誤導,風格對批評的妨害。因為知道寫作仍需努力,李健吾在《假如我是》這篇文章里對自己提出了這樣的要求:"第一,我要學著生活和讀書;第二,我要學著在不懂之中領會;第三,我要學著在限制之中自由。"[1]

            李健吾對自己提出的這三點要求,同樣也是我們這些文學批評寫作的后輩應該堅持的金科玉律:第一點要求是強調深入社會和加強理論學習,深入社會是避免躲在象牙塔里脫離實際,加強理論學習是為了克服感受式研究帶來的厚度不夠和流于表面;第二點要求是力戒蠻橫專斷,對文學作品要有一個完整的認識過程,對自己不熟悉的領域不要妄下判斷;第三是要學會戴著鐐銬跳舞,文學研究是一門帶著感情的科學,既要沿著其中的學術規范進行寫作,又要把自己的真心真意融入其中。

            參考文獻

            [1]劉納在學術論文的大生產運動中想起李健吾[J]首都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 2005(3)-86-88.

            [2]蔣勤國初臨的收獲季節一--李健吾30年代在北京的文學活動與創作評述[J]運城高專學報,1991(2):8-12.

            [3]夏衍。憶健吾-《李健吾文集。戲劇卷》代序[J]文藝研究, 1984(6):55-56.

            [4]師陀。記- -位"外圓內方的老友[J].新文學史料,1987(2):84-87.

            [5]韓石山,張新贊韓石山先生談李健吾(下) [J].名作欣賞, 2011(3):104-108.

            [6]韓石山孤島上的煎熬《李健吾傳》 之一章[J] 新文學史料, 1996(4):184-199.

            [7]唐提憶李健吾先生[J].文史月刊,2002(2):23-26.

            [8]胡嘉讓人心生敬佩的巴李之交[N].文藝報, 2015-08-19.

            [9]韓石山李健吾,我心中的大師[J].青年文學, 1998(1):66-68.

            [10]李健吾!秹衾锞┤A》跋[J]新文學史料, 1983(4):233-234.

            [11]李健吾關于《文藝復興》[J]新文學史料,1982(3):185-187.

            [12]唐提含咀英華讀《李健吾文學評論選》[J].讀書, 1984(3)-.48-55.

            [13]欽鴻輯李健吾致華鈴書信九通[J].文教資料,1995(6):76-88.

            [14]蹇先艾我的老友和畏友一一悼念李健吾同志[J] 新文學史料, 1983(2):148-151.

            [15]郭宏安讀《福樓拜評傳》為懷念我敬愛的老師李健吾先生而作[J].讀書, 1983(2):65-71.

            [16]徐士瑚。李健吾的一新文學史料 ,1983(3):87-100.

            [17]理國,祁忠試論李健吾三十年代的悲劇創作[J].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 1984(1):48-62

            [18]卞之琳追憶李健吾的"快馬"[J]新文學史料, 1990(3)。77-81.

            [19]張愛平。有一顆金子般的心一--巴金談李健吾J] 檔案與史學, 1996(4):67-69.

            [20]錢理群,溫儒敏,吳福輝中國現代文學三十年(修訂本) [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1998:170.

          作者單位:西藏警官高等?茖W校法律系
          原文出處:潘興.李健吾文學評論風格的歸因探析[J].重慶電子工程職業學院學報,2020,29(03):107-110.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十九禁A片在线观看无码国产,免下载黄片,亚洲欧美偷自拍国综合,中文字幕永久免费琪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