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zbzf"><nobr id="dzbzf"><meter id="dzbzf"></meter></nobr></address>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外國文學論文

          小說《回歸》的主要內容及其兒童形象分析

          來源:品位·經典 作者:范松毓
          發布于:2021-12-21 共3852字

            摘    要: 普拉東諾夫是20世紀俄羅斯重要的作家,其作品對兒童有較多的關注,塑造的兒童形象往往會給普拉東諾夫狂暴、陰郁的世界帶來一線光明。普拉東諾夫1946年創作并發表的短篇小說《回歸》真實再現第二次世界大戰對普通家庭及兒童造成的傷害,同時塑造了兩個個性鮮明的兒童形象,通過對作品中的兒童形象進行解讀并挖掘作家創作背后的深意。

            關鍵詞 :     普拉東諾夫;《回歸》;兒童形象;

            一、普拉東諾夫與《回歸》

            (一)普拉東諾夫簡介

            安德烈·普拉東諾維奇·普拉東諾夫(Андрей Платонович Платонов,1899~1951)是蘇聯作家、詩人、政論家,出生于沃羅涅日郊區的鎖匠家庭。作家1922年出版第一本詩集《蔚藍色的深處》,1927年到莫斯科,兩年內出版《葉皮凡水閘》等三部中短篇小說集,引起文壇注意。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他1942年應征入伍上前線,任《紅星報》戰地特級記者。1946年小說《回歸》最早以《伊萬諾夫一家》之名發表在《新世界》雜志上,后來再版時更名為《回歸》。作品發表后小說被當局否定批評,受到文學評論界的猛烈攻擊。自此之后,作家開始從事俄羅斯民間故事集的加工與整理。在短暫的一生中普拉東諾夫以獨特的敘述方式創造出別具一格的文學作品,他的出現給二十世紀蘇聯文壇增添色彩。盡管在有生之年普拉東諾夫的作品被禁止發表,但是掩蓋不住他構建的宏大藝術世界。

            普拉東諾夫出生于俄國革命時期,經歷過俄國二月革命、十月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作家一生在戰爭的籠罩中度過,作為多子女家庭中的一員,他被迫早早擔起家庭重任,所以說幾乎沒有童年,這樣的經歷也使作家對于兒童有較多的關注,常常以獨特的筆法描寫大時代背景下普通兒童生存狀態。

            (二)小說《回歸》簡介

            《回歸》以大尉伊萬諾夫回家與親人團聚的情感經歷和人生體驗為基本情節主線。小說描寫伊萬諾夫在返鄉的路上遇到瑪莎,兩人彼此產生好感,伊萬諾夫在瑪莎的家鄉停留兩天,依依不舍踏上返鄉回家的路,面對冷漠又早熟的兒子彼佳以及忘記他是誰的女兒娜斯佳和因家務操勞、容顏老去的妻子柳芭。伊萬諾夫得知妻子柳芭曾經出軌。伊萬諾夫心生怨念準備離家出走,在駛離故鄉的列車上,他看見鄉間小路上追趕他而筋疲力盡的彼佳和娜斯佳,伊萬諾夫把背包扔下車,踏上了砂土小路,奔向他的兩個孩子,小說結尾,這才是伊凡諾夫的“回歸”。

            二、《回歸》中的兒童形象分析

            小說《回歸》中的成人形象并不多,有父親伊萬諾夫、母親柳芭以及情人瑪莎,兒童形象有哥哥彼佳和妹妹娜斯佳。因為戰爭爆發,父親從軍,兄妹二人自小就與母親相依為命,飽受戰爭疾苦,體驗人情冷暖,兩個孩子自然不同于同齡孩子。

          1.png

            (一)彼佳的兒童形象

            十一歲的男孩應是積極向上、活潑好動的,可是小說《回歸》中的彼佳是另一番樣子。小說中體現的是“家長彼佳”“孩子彼佳”“孤兒彼佳”。

            “家長彼佳”,彼佳的父親伊萬諾夫在前線已經浴血奮戰四年,父親離開的四年彼佳在家里一直是家長的身份。不滿十二歲的彼佳就開始承擔家庭的責任,家務事對他來說已經是小菜一碟,本該像其他孩子一樣開心地度過童年,卻不得不過早體驗生活的艱辛。小說中我們能看出彼佳像家長一樣做事認真、有條理,辦事利落,精明能干。例如:“伊萬諾夫發現彼佳處理家務事最利索”;“吃飯的時候彼佳吃得比誰都少,但是把掉在桌子上的殘渣全撿起來塞進嘴里”;“彼佳想起現在該關上煙道的風門,不然屋里的熱氣要跑掉”;“彼佳一般把頭天劈好的柴隔夜搬進屋,在爐子后面碼好,讓劈柴烘干,第二天既好燒又節省”。他井然有序地指揮母親和妹妹娜斯佳做家務事,事無巨細擔心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仿佛一個大人。哥哥彼佳像家長一樣承擔起對妹妹娜斯佳的照顧,衣食住行樣樣上心,雖然從年齡上來說,兩人都屬于兒童,但是他能夠從始至終照顧妹妹。即使彼佳沒有機會讀書,也讓妹妹努力讀書學習,爭取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經常教導妹妹怎樣做家務省錢又省力,教她生活經驗,雖然有時方式過于嚴厲,但他還是負起了應盡的責任。

            “孩子彼佳”,彼佳的言語行動、做事風格都類似成年人,但心底里他依舊是一個孩子希望家庭和睦,渴望得到父母的愛。小說進入尾聲,聰明的彼佳發現父親離家出走,他立即扯著妹妹到車站追趕父親,可是火車已經開動,彼佳甚至都沒來得及穿鞋。兄妹雙雙追趕火車的場面,尤為感人。父親看清是自己的孩子后,跳下車“回歸”。在作家的筆下,孩子們純真善良的心同殘酷的現實世界形成鮮明的對比,盡管現實的苦難一次又一次沖擊小小的家,但是孩子依然懷著那顆純真善良的心執著地為挽救家庭而努力。

            “孤兒彼佳”,現實中父親母親都健在,長期得不到父母關愛的他認為自己就是孤兒。母親柳芭為了維持家里正常運轉一天之中多數時間在工作。母親每天下班回家,家里火沒生,飯沒做,燈沒點是經常事兒。她自己也意識到工作繁忙無暇照顧孩子,但是也沒有辦法。孩子們整日愁眉苦臉的,一開始孩子們也不會做家務,生活所迫不得不學著做家務。父親伊萬諾夫一走就是四年,家里的支柱走了,要使家庭正常運轉生活光靠母親一人不可能實現,所以年幼的彼佳被迫承擔生活重擔。他像小大人一樣過日子精打細算,父親看到兒子這樣心里頓生慚愧,對兒子的關心和照顧少之又少?粗思涯强蓱z的模樣真叫人傷心,其實他比別人更需要愛和關心。父愛的缺失對彼佳的影響頗深,使他經常感到孤獨與無助。父母雖然都健在,可是彼佳就如情感孤兒一樣,心理上得不到父母的關愛,日復一日他漸漸喪失自我。這個家缺少彼佳需要的教育、愛和溫暖。

            (二)娜斯佳的兒童形象

            小說《回歸》中作家塑造的娜斯佳是一個早熟、乖巧可愛的小女孩形象。她同哥哥一樣,因為生活在那樣的時代迫使她不同于同齡的小女孩。

            娜斯佳是早熟的小姑娘。在準備團圓飯時她井然有序幫助母親和哥哥,動作又快又熟練,飯后也是坐在窗口給母親補壞了的手套。她那雙小手早就習慣干活,十分靈巧。我們也可以看出戰爭年代,年齡尚小的娜斯佳不得不肩負起生活的重擔,早早學會替母親和哥哥分擔工作。

            娜斯佳心里一直都在尋找父親,五歲的兒童一定生活在父母的寵愛中,可出生不久父親伊萬諾夫就參軍了。娜斯佳的父愛一直是缺失的,平日里她把哥哥彼佳當作父親,哥哥照顧她的衣食住行。鄰居謝苗叔叔的出現讓娜斯佳感覺到什么是父愛,母親柳芭都覺得謝苗對孩子們就像父親那樣,甚至比有些當父親的更加關心孩子,謝苗經常給娜斯佳帶好吃的,帶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常常給娜斯佳念玩具書,母親不在時陪伴她度過孤單寂寞的童年。小說里一家人吃飯時娜斯佳只吃一小塊餡餅,剩下的用枕頭捂住留給謝苗?梢娭x苗叔叔對娜斯佳的重要性,在娜斯佳的眼里謝苗就扮演父親的角色,謝苗給予她需要的愛和溫暖。但是當父親伊萬諾夫回歸以后,雖然父女初次見面娜斯佳見到陌生的父親嚇哭了,但娜斯佳也在慢慢適應父親,晚間在被窩里偷偷觀察陌生又熟悉的父親,父親出走時跟著哥哥急忙追趕。孩子內心深處希望家庭和睦,生活美滿。

            (三)性格成因

            造成彼佳和娜斯佳性格獨特的原因:第一點是環境因素,蘇聯戰爭時代背景下社會動蕩,青壯年男性都奔赴前線,后方只有婦女與兒童。戰爭奪走了父母對孩子的關愛,奪走了孩子美好而幸福的童年,使他們早早地承擔起生活的重擔。當戰爭發生時,孩子是最容易受到傷害的,戰爭讓兒童心靈扭曲。孩子們并不明白世界發生了什么卻也不得不面對戰爭帶來的影響。第二點是家庭因素,家庭對兒童來說是至關重要的,家庭是制造性格的工廠。父母對兒童的影響都是潛移默化、深遠持久的。彼佳從小就缺失父愛被迫挑起生活重擔,飽受艱辛,沒有機會上學,社會的大潮把他推向成人,造成了他早熟、冷漠、節省、小心謹慎的性格特征。和哥哥彼佳一樣娜斯佳也是從小缺少父愛,母親的關注也少得可憐,被迫挑起家庭重擔。作家的寫作手法和創作視角較為獨特,小說主要是表現戰爭時代兒童的生存狀況和內心狀態。他同其他兒童作家最大的不同就是,極力還原現實的社會狀態以及在這種狀態下生存的兒童。

            三、結 語

            小說《回歸》不像20世紀戰爭文學謳歌愛國主義和英雄主義描寫戰爭殘酷,強調人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小說真實地反映了戰爭給人類帶來的家庭悲劇和心靈傷害,強調戰后破碎的心靈、扭曲的倫理道德和停滯的平凡生活回歸正常的艱辛和可能。心靈“真正的回歸”需要愛的熨帖。表面上看是伊萬諾夫上尉歸家,其實不僅是身體上的回歸還是心理精神上的回歸。伊萬諾夫作為家庭中最重要的男性,作家希望他的回歸可以使家庭重拾幸福,撫平兒童心靈上的傷痛,帶給兒童需要的溫暖,使兒童能擔起社會責任,行使作為公民的使命。兒童的物質生活有保障,生活逐漸步入正軌,國家與社會發展就有希望。以一種寬容包容的心態去處理并醫治戰爭帶來的創傷,戰爭帶給人們的創傷才可能得到治愈,它在兒童心靈中留下的陰影才可能消散,社會也才可能從戰爭回歸和平,從疏遠回歸和諧。

            參考文獻

            [1]∩naToHOB A.n.Bo38paweHwe[M].M. : MonoAan rapAwa。1989.

            [2] BacwnbeB B.B.AHApei幾naTOHOB : OuepIKM3HUVTBop4eCTBa[M].M. : CoBpeMeHHnK , 1990.

            [3]∩naToHOB A.N.CoKpOBeHHIi 4enoBer[M]_M. : ACT , 2009.

            [4]盧慧菲關于普拉東諾夫獨特藝術世界的思考[D].北京:首都師范大學,1998.

            [5]普拉東諾夫美好而狂暴的世界[M].徐振亞,譯.杭州:浙江文藝出版社, 2003 : 99-126.

            [6]淡修安.主題與敘事一-- 評普拉東諾夫短篇小說《回歸》[J]中國俄語教學, 2005 , 24(04).

            [7]關立新,郭景紅.普拉東諾夫作品中的兒童形象研究[J]黑龍江工程職業學院學報。2010 , 23(06).

            [8]白雪彥普拉東諾夫短篇小說主題研究[D].哈爾濱:黑龍江大學, 2014.


          作者單位:哈爾濱理工大學
          原文出處:范松毓. 普拉東諾夫小說《回歸》中的兒童形象解讀[J]. 品位·經典,2021,(23):11-13.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十九禁A片在线观看无码国产,免下载黄片,亚洲欧美偷自拍国综合,中文字幕永久免费琪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