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zbzf"><nobr id="dzbzf"><meter id="dzbzf"></meter></nobr></address>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少數民族文學論文

          藏族高僧傳記中四類神異故事探討

          來源:西部學刊 作者:梁冬
          發布于:2021-12-20 共4987字

            摘    要: 藏族高僧傳記是研究藏傳佛教與藏族文學的重要文獻資料,其內容豐富多彩,其中關于神異故事的描寫具有濃郁的文學色彩、蘊含著深刻的藏傳佛教文化。根據創造神跡的主體,傳記中的神異故事可以分為神和神圣力量、圣人、圣物、圣地四種類型,在豐富人物藝術形象和增強敘事生動性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關鍵詞 :     高僧傳記:達賴喇嘛傳記;神異故事;類型;

            藏族高僧傳記是對高僧生平事跡、活動歷史的記載,是研究西藏政治史、宗教史、文化史及文學史的重要文獻資料。本文以一世至十世達賴喇嘛傳記為研究對象,重點研究傳記中的神異故事類型。歷輩達賴喇嘛傳記是藏族高僧傳記中的經典作品,這些傳記在如實記載歷輩達賴喇嘛生平活動,還運用了許多文學表現手法,使傳記帶有強烈的文學色彩,其中神異故事描寫起到了重要作用。

            神異故事又稱神跡,呂大吉先生在《宗教學綱要》中認為“神跡,與神意或天命一樣,乃是宗教賦予神的基本特性之一……只有那些不能用自然常規做出解釋、特殊而又反常的事件,才是宗教意義下的神跡”[1]71。與《高僧傳》《續高僧傳》《比丘尼傳》等漢傳佛教高僧傳記描寫神異故事主要集中在高僧的佛教六神通不同,歷輩達賴喇嘛傳記中的神異故事主體不僅涉及高僧,還有神和神圣力量、圣人、圣物等其他主體,其類型更多、范圍更廣。根據《宗教學綱要》中創造神跡的神圣主體來分類,藏族高僧傳記中的神異故事大致可以分為神和神圣力量、圣人、圣物、圣地四種類型[1]72。

            一、以神和神圣力量為主體的神異故事

            神異是神靈神性的證明,在歷輩達賴喇嘛傳記中,神異故事的主體離不開護法神等神靈及其神圣力量!白o法”意思是佛法的護持者,藏傳佛教中的護法有出世間的護法和世間的護法兩種類型,前一種由佛的法身幻化而來,可以作為修持者的皈依對象;后一種是被佛教的儀軌折服的,發誓護持佛法并為修持者提供幫助,不能作為密法修煉的皈依對象,歷輩達賴喇嘛傳記中的護法神以后一種(即世間的護法)居多。從神和神圣力量所創造的神異來看,護法神現身本身就帶有神異的特點。

            護法神現身的方式主要是通過附身(降神)他人的形式,如“后大護法復附識于人體,喜作多種授記,預言喇嘛將三次來此圣地”[2]78,又如“哲蚌寺眾僧數千人穿著僧人盛裝,執舉佛傘、勝幢等無量供具,排著儀仗列隊來迎。乃窮護法做法降神在寺附近相迎,并獻上作為久暫的吉祥預言”[3]70。有時護法神還會直接顯示真身,如“有個叫做‘覺阿欽東拉’的具大法力的神作為彼方的護方神顯示了真身,請求順緣資具。索南嘉措依其所求賜予并且將其降伏”[4]231。此外,達賴喇嘛傳記中還有少部分寫到護法神“現身”,但并沒有明確說明是附身(降神),還是護法神顯示真身,如“此外在這段時期,根敦珠巴還親眼看到白度母、綠度母、大威德金剛、六臂依怙等護法神現身”[4]27。但不論是哪種形式,這些都顯示了護法神的神變。

            除了上述護法神現身以外,護法神還創造了種種神跡,主要有兩種類型:第一種是護佑,如“當寺院瀕臨淪陷之際,溫布達曲敲打用濕革包裹的護法神,有一匹騾馬受驚,沖進騎兵之中,奔馳嘶鳴,這的確是護法神顯示的威力”。第二種是預言,如“夜晚在一所蘭若中的僧人室內借宿。當天晚上,護法神對麥喇嘛珠欽倉預示道:‘明晨倉央嘉措佛爺將要駕臨你家門前,必須好生迎接款待,休得有誤’”[5]51。以上兩種在護法神創造的神跡中占比最大,從護佑、預言的行為來看,也符合護法神護持佛法的本意。

          1.png

            二、以圣人為主體的神異故事

            所謂圣人,是指在宗教體系中因神靈附體、苦修得道、德行高超等原因,獲得常人所沒有的異能的人,能做到常人所做不到的奇跡。在佛教中,圣人通常指的是通過禪定苦修而獲神通的高僧。歷輩達賴喇嘛傳記中以圣人為主體的神異故事大致可以分為顯現神通類、感通靈驗類兩種類型。

            顯現神通類神跡主要是指佛教“六種神通”,即通常所說的神足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及漏盡通。在佛教典籍中,一般用“六種神通”來歸納信徒修習佛法所獲得的超常能力:

            (一)神足通即自由無礙,隨心所欲現身之能力。

            六世達賴喇嘛在參加漢宴時幻化分身拯救落水的漢人可為此證[5]80。

            (二)天眼通即能見六道眾生生死苦樂之相,及見世間一切種種形色,無有障礙,且可以超越空間和時間的限制。

            如三世達賴喇嘛看見一尊天然佛像埋在地下,叫人挖掘,結果那尊佛像再度展現于人們面前[4]243,便是天眼通的例證。又如六世達賴喇嘛的馬被馬夫私自牽出,次日見到馬夫,“問道:‘昨天我從這里看見你偷騎我的馬。匝喀如格旗有良駒三百,難道其中就沒有一匹能供你騎的?你可是騎了我那匹馬?’馬夫道:‘這一定是什么人向您老胡說,把您騙了!鹫邍先灰恍:‘你休得如此說謊,昨天你騎著那匹馬走到河邊的時候,我的兩個護法化作烏鴉,在你左肩上面撲一下,又在你右肩上面撲一下,這里我看得一清二楚。只因對你這小小的生靈大發慈悲,所以我才囑咐兩個護法禁止傷害于你,若非如此,你怎能逃得過去?’”[5]57這也是天眼通的證明。

            (三)天耳通即能聞六道眾生苦樂憂喜之語言,及世間種種之音聲。

            “(二世達賴喇嘛)占夢時,說怙主殊勝仁波切枕頭有一面雙手之黑色持劍大威德,父親枕頭上有紅色持劍大威德,還出現了吵鬧聲,問:‘你們聽見了嗎?’回答說:‘我們什么也沒有聽見!终f:‘有悅耳的鈴聲響起!盵6]這是天眼通與天耳通的同時顯現。

            (四)他心通即能知六道眾生心中所思之事。

            二世達賴喇嘛想要第二天去參觀桑耶寺,當天晚上夢中便有一位年輕的格西帶他觀看各個宮殿可為此證[4]102。

            (五)宿命通即能知自身及六道眾生之百千萬世宿命及所做之事。

            《二世達賴喇嘛傳》載:“在那些日子里,我又記起我前世的情形。我母親的名字叫阿吉布占,我自己的名字叫白瑪多吉,我們那座山叫做覺臥桑拉,另外還有的山叫做甲西果朵、澤莫涼日!盵4]93這便是例證;罘疝D世是藏傳佛教所獨有的一種宗教領袖的傳承方式,“由于相信轉世活佛是歷代心識相通的,因此人們又認為新出生的轉世靈童會辨認前世的物品,認識前世接觸的人,或者是模仿前世講話的語調和動作!盵7]受此影響,宿命通在藏傳佛教轉世靈童出生、成長期間顯現較多。

            (六)漏盡通即斷盡一切三界見思惑,不受三界生死,而得漏盡神通之力。

            《一世達賴喇嘛傳》記載了一世達賴喇嘛圓寂時的情形,“先前由于勞累等原因,根敦珠巴臉色憔悴衰老,此時突然間變得如上弦月一樣豐滿光潔,臉上的皺紋等全都消失,身體放出光明,使人們不能注視。有的人說他身上的光是赤金色,又有的人說是白黃色,還有的人說是純金色。因此可以說上師根敦珠巴在此時為顯明光明勝義諦,以變化為命終法身的方式建立中陰幻身,并由此而明顯表現出他的殊勝成就,這是毫無疑問的!盵4]58這樣的殊勝成就正是一世達賴喇嘛證得漏盡通的最好證明。

            上述顯現神通類記載的多是僧人因本身具足佛教六神通而創造的神異故事,而感通靈驗類記載的則多是因虔誠誦經、舉行儀軌(法事)等禮敬佛法行為而創造的神異故事,這種類型在神異故事上不再是重點闡述何種神通,而是側重表現由于誦經、舉行儀軌(法事)等所引發的“感”和相應產生的“通”,“通”的表現形式就是久旱降雨、消除水災、得病痊愈和降服敵人等神異故事的產生。

            (一)久旱降雨。如《七世達賴喇嘛傳》載:“這時久旱不雨,喇嘛與赤欽持金剛一起沐浴諸所依,共做六十息災施食回遮,遂風平降雨!盵2]270七世達賴喇嘛與僧眾沐浴齋戒,做回遮儀軌,于是風平降雨,便是感通靈驗、久旱降雨的例證。

            (二)消除水災。如《七世達賴喇嘛傳》載:“為度脫雨水之災,向諸護法獻神飲,祝告祈禱,特別念誦《勝樂本續》中的斷雨教誡,即刻雨停,水勢亦頓時減弱!盵2]351便是例證。

            (三)得病痊愈。如《一世達賴喇嘛傳》載:“后來喜饒僧格住在桑珠孜的森康德色患了重病。為了遮止這一違緣,請大瑜伽師桑波堅贊做了特別的向依怙護法獻食子的法事,使喜饒僧格身體康復!盵4]27可為例證。

            (四)降服敵人。如《三世達賴喇嘛傳》載:“一天晚上,他們在一座本教寺院附近插帳安宿。本教徒呼風喚雨,雷電交加,下起冰雹。達賴喇嘛拿起身邊的金剛橛,作憤怒觀法,隨著舞蹈,將雷雹引向本教寺院上空。本教徒惶恐不安,次日前來懺悔罪過,奉獻禮物!盵4]242

            三、以圣物為主體的神異故事

            宗教圣物是指宗教“圣人”遺留在世上和墳墓中的非生命的遺骸或遺物。佛教的圣物包括佛教的儀式道具,如木魚、舍利子、梵文經文、佛像、坐蓮以及“七珍八寶”等。每種圣物都有不同的含義,它們的出現代表了佛法的降臨,還能幫助人們消除災殃。如《二世達賴喇嘛傳》寫道:“當時,有一個名叫根敦達的人在挖掘墻基時挖出了一個自然具有右旋螺紋的海螺和四塊有蓮花花瓣圖形的石頭,于是將這四塊石頭和寶瓶一起分別埋藏在大殿四角的墻基的下面”,此后便出現了避免雷電和冰雹襲擊、天降花雨、勞作人員不生疾病等吉祥的事情[4]110。右旋海螺又稱“法螺”,象征佛法所傳之法音;蓮花象征著佛法高尚圣潔;寶瓶也稱為“凈瓶”,象征著福智圓滿。這三種圣物的出現,給人們帶來了吉祥,因而修建佛殿的工程進行得十分順利。

            但是,有時修行圣物也會給百姓帶來災禍,如《三世達賴喇嘛傳》寫道,“古尚仁波切前來迎接,奉獻了一尊精致的出土的赤金佛像和大小金剛橛,把從烏恰垅帶到貢桑孜的蓮花橛獻給索南嘉措,象征成就事業。他先前曾將一柄鐵制的修行橛投到平灘中,被一個牧羊人拾得,橛尖觸到的山羊和綿羊都鼻子流血而死!盵4]228又如《二世達賴喇嘛傳》記載,有一個沃喀地區的烏拉差民挖到了一個石頭匣子,里面有一對天鐵(天上落下的隕石中所出的鐵塊)制成的寶劍,他認為這一對寶劍是黃金制成的,便隱藏起來,并毀壞了其中一柄寶劍,受到了絕后的報應,原來這一對寶劍是吉祥天女的寶劍[4]11?梢钥闯,這些故事不僅是為了表現圣物的神力,還有警醒世人尊重圣物的意圖,如果對圣物不敬或者毀壞圣物,就會給破壞之人招來災禍!镀呤肋_賴喇嘛傳》中也有此類例證,“此時,喇嘛膝疾不愈,敕令松贊(干布)墓地有具加持力的馬頭明王像一尊,去補好破損獻供。派人前往觀之,果見馬頭明王像膝部略有破損,遂上報修補,膝疾不醫而愈,咸覺奇異!盵2]248總之,在藏傳佛教中,圣物代表著佛法,圣物的出現可以庇佑人們,但人們一定要對圣物恭敬。

            四、以圣地為主體的神異故事

            某些特別神圣的地方,也可成為神跡的發源地。佛教傳入西藏后,與藏區原始宗教特別是苯教相結合,將神山、神湖崇拜保存至藏傳佛教中并賦予其佛教內涵。西藏地區的神山、神湖等常被說成是某個神或佛居住的地方,由于它們具有的宗教意義和宗教價值,也常常成為信徒朝圣和崇拜的中心。在傳記中,最常出現的圣地是神湖,其顯現的神跡通常是各種奇特的景象,如在神湖中映照出城市、寺宇、僧眾等世間景象!段迨肋_賴喇嘛傳》中記載:“在觀世音菩薩的湖中,顯現出色拉、哲蚌和甘丹三大寺及拉薩全景,使人們感到驚奇,達東仲尼被驚得目瞪口呆。在青白色度母的湖中,出現了工布的一些地方!盵8]《七世達賴喇嘛傳》中也有“眾人皆顯見松樹圖形滿布湖面。有的侍從還在湖邊水塘中看見寺宇和僧眾的圖形,還看見布達拉宮和望不到邊的大寺,甚至看清了門窗和窗上的布帷!盵2]332此外,在神湖中還會映照出神靈化身、修行圣地等奇景。如《八世達賴喇嘛傳》中達賴喇嘛在圣湖的中央“看見自然化身的凈界中現出各種化身,又見不厭足的圓滿受用身法界幻化受用佛身,神變的瓔珞圓滿地幻作瑜伽母的圓滿空界”[3]79,還看見“佛王根教嘉措(靈魂)安駐的鳥仗那空行圣地的門扇打開,這時逐漸顯現歷代證士、圣賢在修煉的山廟和功德靜房”[3]80。

            總的來說,藏族高僧傳記中所記述的神異故事,是佛教傳入西藏后,與藏民傳統信仰相結合的結果,四種神異故事類型構成了比較完整的神異敘事體系,并帶有鮮明的藏傳佛教特征,如護法神、宗教儀軌、神湖等。神異故事的文學意義和文學功能在于,渲染了高僧的神奇和完美,塑造了近乎完人的高僧大德形象,同時又達到了強化敘事生動性的效果。

            參考文獻

            [1]呂大吉宗教學綱要[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2]章嘉若貝多杰七世達賴喇嘛傳[M]蒲文成,譯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2006.

            [3]第穆呼圖克圖洛桑圖丹晉麥嘉措.八世達賴喇嘛傳[M].馮智譯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2005.

            [4]五世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世-四世達賴喇嘛傳[M]. 陳慶英馬連龍,等譯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2005.

            [5]阿旺倫珠達吉.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秘傳[M].莊晶,譯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2010.

            [6]第穆圖丹晉美嘉措九世達賴喇嘛傳[M]王維強譯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 2005:40.

            [7]陳慶英活佛轉世一 緣起發展歷史定制[M].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2013:43.

            [8]五世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五世達賴喇嘛傳:上[M]陳慶英,馬連龍馬林,譯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2005:83.


          作者單位:西藏大學文學院漢語文系 西藏大學
          原文出處:梁冬. 藏族高僧傳記中的神異故事類型研究[J]. 西部學刊,2021,(21):12-14.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十九禁A片在线观看无码国产,免下载黄片,亚洲欧美偷自拍国综合,中文字幕永久免费琪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