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zbzf"><nobr id="dzbzf"><meter id="dzbzf"></meter></nobr></address>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管理學論文 > 財務管理論文

          僵尸企業的現狀和國際處理經驗探析

          來源:經營與管理 作者:魏婉如
          發布于:2022-04-10 共8803字

            摘要:隨著產能過剩和結構性高杠桿等問題的出現,在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過程中,將寶貴的有限要素資源從低效企業中釋放出來,必然成為新時代經濟發展的主要抓手。在要素資源有限的前提下,對僵尸企業的救助會減少優良企業的融資機會,進一步導致優良企業失去創新機會,造成低效率的融資錯配。因此,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角度,探討僵尸企業問題至關重要。采用我國2008—2018年A股上市公司的財務數據,使用更為嚴謹的僵尸企業識別方法,對我國僵尸企業進行識別,并對僵尸企業現狀進行詳細分析。通過與日本僵尸企業問題對比,提出處置我國僵尸企業問題的對策建議:在企業層面,提升市場主體供給質量,具體包括激發企業家活力,催生高效率民營企業;鼓勵企業服務化轉型,實現價值鏈攀升。在制度層面,推進市場體制機制改革,具體包括健全市場退出機制,提高破產程序效率;降低政府干預程度,推動產業政策轉型。

            關鍵詞:供給側結構改革;僵尸企業;國際經驗與啟示;建議

            作者簡介:魏婉如,天津理工大學管理學院,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為僵尸企業。;

            一、引言

            目前,我國正處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歷史時期,經濟發展模式由數量增長向高質量轉型。過去因過度投資所導致的產能過剩和僵尸企業問題,成為阻礙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絆腳石。2015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提出,化解刺激政策產生的大量過剩產能,最關鍵的是基于供給側改革的視角處置好僵尸企業。一個好企業必須具備高效率的盈利能力,并且能夠承擔風險。反之,如果一個企業連年虧損、負債累累、缺少適應市場的能力,就應被市場淘汰。而那些只有靠政府扶持或銀行貸款才能勉強維持的僵尸企業,占用了有限的寶貴市場資源,嚴重影響了我國經濟健康發展。因此,理順僵尸企業的退出機制勢在必行。

            現階段,我國經濟快速穩定增長的關鍵是構建國家經濟創新體系,建設經濟創新型國家。企業作為發展我國經濟的主體,需要充滿競爭力才不會被市場淘汰,因此,企業就必須有足夠高的技術創新效率來支撐。而僵尸企業是依靠外部“輸血”才能維系,自身缺乏創新能力和創新技術。

            近年來,我國僵尸企業問題又有所加劇,不僅是傳統的重化工產業,甚至在某些高科技新興產業也有僵尸企業產生,成為我國提升供給質量、實現轉型升級、促進經濟高效發展道路上的“攔路虎”。因此,解決僵尸企業問題迫在眉睫[1]。

            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旨是釋放新需求、創造新供給,為健康企業的自主研發和創新提供足夠的支撐,以提高經濟社會的技術水平[2]。而企業貫穿于整個改革和整個創新機制過程中,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因此,積極合理地解決僵尸企業問題是改革的首要任務,更是優良企業創新的基礎[3]。

            二、僵尸企業現狀分析

            分析僵尸企業問題,首先需要明確僵尸企業的定義和識別方法,我國學界對僵尸企業的界定缺乏明確性,政府也尚未出臺清理僵尸企業的具體政策措施。李霄陽等(2017)指出,我國僵尸企業的特征主要表現在資產規模大、經營能力低下、負債水平高等方面[4]。高美慧(2017)也指出,僵尸企業面臨財務困境、缺乏自身修復能力,需要依靠政府的扶持補貼、銀行信貸支持才能夠維持生存[5]。僵尸企業存在的共性表現在兩方面:一是缺乏“造血”功能,二是靠“輸血”存續。因此,本研究把陷入財務危機、自身又沒有修復和發展能力、依賴政府和銀行不斷“輸血”才免于破產退市的企業,稱之為僵尸企業。

            (一)上市僵尸企業的識別

            1. 樣本選擇與數據來源

            本研究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切入點,研究所用數據來自2008—2018年全部A股上市公司的財務數據,參照黃少卿等(2017)的方法[6],采用申萬一級行業分類標準,去除銀行和金融服務行業數據,將汽車和國防軍工行業歸類到交運設備行業,將電氣設備行業歸類到機械設備行業,將建筑材料和建筑裝飾行業歸類到建筑建材行業,然后去除行業不確定數據,將34個行業調整為25個行業。最后去除資產總計為0和營業收入為0等異常值、負債合計大于資產總計等不符合邏輯的樣本,僅保留連續兩年以上符合邏輯的樣本公司,最終得到由1409家公司、12811個觀測值組成的面板數據集。

            2. 僵尸企業的識別方法

            目前,識別僵尸企業的方法主要有國務院文件法、CHK標準和FN-CHK方法。國務院文件法把連續三年虧損、利潤為負的企業判斷為僵尸企業。Caballero等(2008)建立了CHK識別標準[7],將實際凈利息支出小于正常經營狀態下,最小凈利息支出的企業識別為僵尸企業。顯然,國務院文件法和CHK方法對僵尸企業的識別都較為直觀,但存在一定的片面性,容易產生誤判。其表現為,一些新興行業剛進入市場,還處于成長期,前期較困難,處于虧損狀態,但具有很大的發展潛力,被誤判為僵尸企業。而一些真正的僵尸企業由于依靠政府獲得大量信貸補貼,通過其他方式操縱利潤,使利潤為正,從而被漏判為僵尸企業。

            為了應對CHK方法的單一性,Fukuda等(2011)對其進行了改進[8],引入了“利潤率準則”“FN-CHK標準”(常綠貸款標準),以減少對僵尸企業的“誤診”。然而,FN-CHK標準的改進也不是完美的,有時會把一些在短期一年內遇到困難、后期又回到正軌的企業誤判為僵尸企業。因此,識別僵尸企業的方法仍需不斷改進。

            3. 模型設定與變量說明

            本研究首先根據CHK方法計算出信貸補貼,然后在扣除銀行補貼和政府補貼后計算出實際利潤,最后在判斷之前對實際利潤進行處理。具體操作步驟為:

            第一步,計算企業i在t年正常經營狀態下應支付的最少利息RAi,t:

            其中:rst-1、rli-j分別代表銀行一年期的貸款利率、平均五年的長期的銀行基準貸款利率;BSi,t-1代表銀行短期借款,用企業短期負債減去應交稅費、應付賬款和應付票據計算;BLi,t-1代表企業長期負債。

            第二步,計算企業實際支付的利息RBi,t:

          RBi,t=(CAi,t-1-RECi,t-1-INVi,t-1)×rdt

            其中:CAi,t-1、RECi,t-1、INVi,t-1分別代表流動資產、應收賬款、存貨,rdt代表銀行t年的一年期的基準存款利率。

            第三步,判定僵尸企業。借鑒黃少卿等(2017)的研究方法[6],對五期實際利潤,每三年滾動求和。同時,為了更加精確地判斷僵尸企業,基于上述文獻,使用連續五年的數據,將連續三次滾動求和均為負的企業,判斷為t期的僵尸企業。

            4. 描述性統計分析

            (1)各年度僵尸企業的數量及占比,如圖1所示:

          各年度僵尸企業數量及占比

          圖1 各年度僵尸企業數量及占比

           。〝祿䜩碓矗簢┌矓祿䦷欤

            從圖1可看出,僵尸企業的數量動態演進趨勢。2008年,全球爆發金融危機,我國實施了包括“四萬億”刺激計劃的經濟刺激政策,實現了短期快速拉動投資需求,促進了經濟增長,部分僵尸企業也成功擺脫困境,重新加入正常企業的行列。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刺激政策逐漸失去效力,致使出現大量的過剩產能。2011年后,僵尸企業問題開始持續惡化;2015年,僵尸企業達到305家數量峰值,接近該年樣本企業總數的1/4。因此,中央在2015年末首先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并加以實施,作為處置僵尸企業、化解產能過剩的關鍵,并取得了成效。2017年,僵尸企業的數量比例下降至11.89%。但是,由于國際競爭不斷加劇,我國經濟增速放緩,2018年僵尸企業的數量又有了明顯回升,達到15.98%,表明處置僵尸企業的問題仍然任重道遠。

            (2)分行業統計。在對樣本僵尸企業進行識別后,然后對新證監會行業分類下的非金融、非文化類的十大行業在2008—2018年的行業僵尸企業數量占比進行描述,具體結果如表1所示。

          表1 分行業僵尸企業統計

          分行業僵尸企業統計

            資料來源:根據國泰安數據庫整理。

            從表1可看出,2015年是僵尸企業問題最為嚴重的時期,采礦業和制造業的僵尸企業數量達到20%以上。自從2015年我國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來,僵尸企業問題取得了明顯好轉。此階段,食品業、紡織業的僵尸企業比例較高,2017年以后,各行業的僵尸企業數量均有所回升,但資源類行業相對處于較低水平,這表明解決僵尸企業問題不能局限于嚴重產能過剩的行業,而需要根據不同行業的特征,采取不同的對策進行合理的治理。

            (3)分地區統計。僵尸企業分地區分布,如表2所示:從表2可看出,在數量占比上,2010—2014年,東北地區最高,達到26.15%;到2015年,西部地區超過東北地區,達到最高值30.63%。同這些地區相比,東部地區僵尸企業數量占比相對較低。在負債占比上,東北地區、中西部地區僵尸企業的負債比高于東部地區,其主要原因是東北地區、中西部地區市場化水平較低,產業結構較為單一。當一些企業陷入財務危機時,政府出于自身目標利益,給予企業更多的不斷地援助,促使僵尸企業問題更為嚴重。

          表2 僵尸企業分地區分布

          僵尸企業分地區分布

            資料來源:根據國泰安數據庫整理。

            (4)分所有制統計。把樣本按照企業所有制進行劃分,考察2008—2018年范圍內兩類所有制下的僵尸企業在資產、數量、負債占比上的差異,從而更加清晰地認識僵尸企業的所有制分布特征,如圖2所示:

          僵尸企業分所有制分布

          圖2 僵尸企業分所有制分布

           。〝祿䜩碓矗焊鶕䥽┌矓祿䦷熘谱鳎

            從圖2可看出,2008—2015年,在數量占比上國有企業雖然低于非國有企業,但是國有企業總資產、總負債均高于非國有企業,這是因為國有企業規模大、負債高,所以治理僵尸企業問題必須首先從處置國有企業開始。而2015年之后,非國有企業在數量、資產、負債等方面均高于國有企業,表明治理僵尸企業問題的主要方向轉為非國有企業。這是因為2015年政府提出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實施,作為改革重點的國有僵尸企業問題得到了有效的緩解,但是近年來國有、非國有僵尸企業問題再度升溫。因此,現階段僵尸企業的治理要做到國有、非國有企業同時進行。

            (二)僵尸企業的成因分析

            我國僵尸企業的形成原因是復雜多樣的,政府、銀行、制度等因素都在其中扮演了不同的角色。

            1. 政府過度干預

            國內外學者大都認為,政府對僵尸企業持續的“僵尸借貸”是僵尸企業大量出現的主要推動力[9,10]。同時,為僵尸企業提供了生存環境,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政府若對銀行貸款嚴厲監管,不利于維持政府的口碑,不利于防止失業率提升[11]。二是政府給予企業的補貼和銀行的救濟款項,大多投向了低效益的公用事業項目和“僵尸借貸”,導致僵尸企業大量產生,形成資源錯配[12]。

            2. 銀行貸款

            銀行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減少壞賬發生和不良貸款過多,維持資本充足率,同時也為了減少監管部門的壓力,持續給予虧損企業貸款,導致其淪為僵尸企業,銀行貸款變為僵尸貸款[13]。Lin等(2015)研究發現,當銀行通過更多放貸以改善較差財務狀況的時候,往往會形成更多的僵尸企業,從而影響經濟健康穩定發展[14]。

            3. 結構調整因素

            20世紀90年代,我國開始對國有企業進行改革,把企業中的優質資源分離出來,組成新的企業,不良資源仍然保留在原企業中。這種部分改制的改革措施不僅不徹底,而且還被長期積累下來,同時地方國企存在高杠桿率,責任不清,缺乏完備的企業破產程序和機制,導致僵尸企業遲遲無法退出市場。

            4. 經濟周期波動因素

            經濟的發展普遍存在周期性的特征。2008年,全球爆發了金融危機,我國也受到了嚴重沖擊,經濟下行,供需矛盾極不平衡。于是,政府實施了“四萬億刺激政策”刺激經濟發展,造成大量的行業產能過剩、企業負債上升,導致產生了大量僵尸企業[15]。

            三、僵尸企業問題處理的國際經驗與啟示

            (一)日本僵尸企業的問題

            1. 日本僵尸企業問題造成的影響

            (1)導致不良貸款節節攀升。20世紀90年代,日本銀行不斷給予僵尸企業信貸資源,即使這樣也未改善經營狀況,而使銀行的不良債權節節攀升。

            (2)造成“劣幣驅逐良幣”。僵尸企業不能創造效益,需要銀行貸款、財政補貼以維持。因此,這些企業占用了其他優良企業寶貴的有限社會資源,擠兌了優良企業的生存,也限制了新企業進入市場,致使資源要素的利用率極低,進一步導致日本整個經濟下滑,對日本經濟的恢復造成了嚴重的制約。

            2. 日本僵尸企業產生的原因

            (1)泡沫經濟的后遺癥。20世紀90年代末,日本的泡沫經濟破裂。由于一些規模大的企業對穩定當地經濟、解決就業起著主導作用,政府和銀行就會給予這些企業優惠政策和貸款,所以這些企業非但未被淘汰,反而演變成僵尸企業。

            (2)銀行信貸不當。銀行為了防止不良貸款攀升和政府監管,持續給予缺少盈利能力的企業信貸資源,從而使僵尸企業處于“僵而不死”的狀態,而繼續存活。

            (3)企業方面的原因。一方面,部分日本企業為了扭轉虧損局面,提高經濟效益,在未改善生產和銷售管理的前提下,從金融市場籌措資金以進行新的投資,盲目擴大生產規模,構建新的生產線,結果造成產能過剩,從而演變為僵尸企業;另一方面,日本部分企業為了獲取新的流動資金,隨意降低員工薪酬和福利待遇,切割出售一部分資產,導致優秀員工辭職而大量流失,切割的資產也使部分優良資產流失,使企業陷入困境,失去競爭力演變成僵尸企業[16]。

            3. 日本僵尸企業問題的解決方法

            (1)根據市場規律,調配社會資源和經濟資源。日本政府在解決僵尸企業問題上,以市場經濟原則和市場規律為主旨,讓企業通過正常的市場競爭而優勝劣汰,使社會資源和金融資源得到均衡配置、高效利用。其主要表現:一是日本政府對僵尸企業采取合理的政策手段,盤活缺乏經營能力的困難企業,并且把積壓庫存處理掉。二是日本政府在市場機制運行難以覆蓋的地區興建新興產業,對老產業完善基礎設施,為未來發展奠定基礎。三是日本政府根據市場機制,評判企業通過救濟是否可以重生,對不符合標準的予以破產,并妥善處置員工的后續職業培訓和再就業;對符合標準的企業予以扶持。日本政府從供給側入手,在遵守市場運行機制下,進行有效的產業調整,以市場競爭為主旨,同時在政府實施宏觀調控下,取得了效果[17]。

            (2)重視僵尸企業員工的再就業和安置問題。僵尸企業往往規模龐大,一旦破產或轉型,隨著生產效率的提高,肯定會淘汰過剩的勞動力。日本政府一方面給予失業工人一些政策性補貼,如住房、安置等基本生活保障;另一方面,建立健全法規制度,保障失業人員的再就業和福利水平。

            (3)加強法規建設,保障企業順利再生。日本政府一是通過建立健全法規制度,為金融機構和僵尸企業創造再生機制,并立法規定了僵尸企業的再生程序,經過經濟調查、取證、監督,為那些有再生需求或再生條件的企業制定再生方案。二是對再生方案進行調整,使其符合企業需求和市場機制;同時還制定了金融機構的再生方案,提高金融機構的經營效率,促進企業的重組再生,金融資源和社會資源獲得了合理的均衡配置,從而促進整個金融和經濟的協調穩定發展[18]。

            (二)經驗與啟示

            日本政府在經濟泡沫破滅以后,在以政府為主導的市場經濟下,從需求側出發,認為僵尸企業是周期性問題,是因為總需求不足而形成的,需要通過刺激經濟手段以增加總需求,當經濟重新回到正軌時,僵尸企業問題和銀行的不良貸款隨之也就自然而然地解決了。因此,日本政府對僵尸企業不予以破產重組,而是繼續進行外部“輸血”使其在市場得以存續,以“等待機會”復蘇。然而,這種試圖通過刺激總需求挽救經濟的手段,導致產能嚴重過剩,同時嚴重扭曲了供給側結構。結果,日本的經濟在1995年、1996年短暫回暖后急劇下滑,從1997年開始,日本的僵尸企業問題急劇惡化。

            反觀我國的僵尸企業問題,與日本有很多相似之處。一是我國僵尸企業與日本一樣,都在經濟蕭條的背景下出現,尤其是受全球金融危機的沖擊,僵尸企業負債比例急劇上升。二是我國初期同樣也采取了“四萬億刺激”政策,解決僵尸企業問題,一開始確實也取得了成效,不僅經濟增長率上升了,而且僵尸企業比例連續兩年出現下降。然而,從2011年開始,僵尸企業負債比例迅速回升,造成大量的產能過剩,最后產生的后果與日本當年的刺激政策極為相似。

            綜合以上分析,得到的啟示是:僵尸企業問題不是周期性問題,不是因需求不足導致的,而應從供給側角度解決僵尸企業問題。

            四、結論與建議

            自日本經濟泡沫破裂后,日本涌現了大量的僵尸企業。隨著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包括我國在內的很多國家都出現了嚴重的僵尸企業問題,被國內外學界所關注。

            本研究根據我國2008—2018年A股上市公司的財務數據,采用更為嚴謹的僵尸企業識別方法,對我國僵尸企業進行識別,并對僵尸企業現狀進行了詳細分析。通過與日本僵尸企業問題的對比,提出處置我國僵尸企業問題的對策建議。

            (一)企業層面:提升市場主體供給質量

            1. 激發企業家活力,催生高效率民營企業

            一個高效率的企業不僅需要豐富的勞動力、資本和先進技術等基礎條件,更必須擁有能把這些生產要素有效地組織起來,并且根據市場需求不斷改進的優秀企業家,才能不斷提升企業供給質量。

            從發現機會和組織生產要素表面上看,政府和國有企業似乎更具有優勢,但是由于其不是以追求利潤最大化的高額回報為目標,導致不會盡其所能地合理配置生產要素,生產資源也就得不到充分利用。相反,企業家為了追求最大化的高額回報,會竭盡全力地合理組織生產要素,并根據市場機制的變化隨時改進,使生產資源得到充分利用[19]。因此,政府和國有企業不能替代民營企業在市場主體供給質量的主力地位。

            2. 鼓勵企業服務化轉型,實現價值鏈攀升

            企業的服務化,是指企業由原來僅僅提供產品逐漸轉變為不僅提供產品,還提供產品功能優化的一系列服務,這是工業化國家發展的主要趨勢。從價值鏈角度看,一個企業生產出產品,后續還有銷售、物流、安裝、維修等服務環節。企業應根據后續環節消費者的反饋意見不斷改進,主動適應消費者需求,提供有效供給,以實現價值鏈攀升[20]。所以,鼓勵企業服務化轉型是必然的,可以防止企業淪為僵尸企業。

            政府應為企業服務化轉型創造良好的市場外部條件。在保護企業機密和個人隱私前提下,增加公共信息的開放供給;消除服務業市場的行政壟斷,使民營企業順利進入市場;發揮新型企業試點示范效應,總結新型企業的經驗和不足,為后者提供參考,幫助大量企業實現服務化轉型。

            (二)制度層面:推進市場體制機制改革

            1. 健全市場退出機制,提高破產程序效率

            我國僵尸企業的存在大都與政府的干預有關,所以政府應完善市場機制體制,遵循市場規則,依靠市場力量的選擇優勝劣汰,讓僵尸企業自行退出,F階段,我國的破產法還不夠健全。破產程序冗長、效率低下、費用代價高,缺少專門的審判機構[21],導致僵尸企業無法及時退出市場,甚至無形中延長了僵尸企業的壽命。因此,提高破產程序效率是解決僵尸企業問題的有效方法,可以建立破產清算會計制度,使信息變得透明,為政府政策提供有利信息,還可以建立個人破產和企業破產雙重制度,明確破產程序和債權債務等問題[5]。

            2. 降低政府干預程度,推動產業政策轉型

            僵尸企業不僅受到信貸的軟約束,還為了過度追求政府給予的財政補貼、減免稅收而受到補貼軟約束[22]。因此,降低政府對市場的干預程度,推動產業政策轉型,就成為解決僵尸企業問題的又一個重要手段。在市場經濟體制下,政府應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治理市場秩序,保障公平的市場競爭,形成合理的政企關系以消除補貼軟約束。因此,政府應當對企業和銀行減少干預,使生產資源流向高效的健康企業。而那些自身不保、連續三年虧損的僵尸企業,必然會遭到市場淘汰。

            綜合以上分析,解決僵尸企業問題是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根本任務,政府應減少過多干預,讓企業通過市場競爭而發展,從而實現我國經濟轉型,保障經濟持續穩定發展。

            參考文獻

            [1]劉海明,曹廷求續貸限制對微觀企業的經濟效應研究[J]經濟研究, 2018(4):108-121.
            [2]黃劍論創新驅動理念下的供給側改革[J].中國流通經濟, 2016(5):81-86.
            [3]楚明欽.產業發展、要素投入與我國供給側改革[J].求實, 2016(6)-33-39.
            [4]李霄陽,瞿強中國護企業:識別與分類[J]國際金融研究, 2017(8):3-13.
            [5]美慧我國“僵尸企業”認定及其市場退出機制研究[D].蘇州:蘇州大學(碩士學位論文) , 2017.
            [6]黃少卿,陳彥中國僵戶企業的分布特征與分類處置[J].中國工業經濟,2017(3):24-43.
            [7] CABALLERO R J,HOSHI T,KASHYAP A K. .Zombie Lending and Depressed Restructuring in Japan[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2008,98(5):1943-1 977.
            [8] FUKUDASI,NAKAMURAJI.Why Did"Zombie"Firms Recoverin Japan?[J].The World Economy,2011,34(7):1124-1137.
            [9] KAWAI M,MORGAN P. Banking Crises and"Japanization":Origins and Implications:430[R].[S 1.]:Asian Development Bank Institute ,2013.
            [10] CHERNOBAI A,YASUDA Y. Disclosures of Material Weaknesses by Japanese Firms after the Passage of the 2006 Financial Instruments and Exchange Law[J].Joumal of Banking&Finance ,2013,37(5):1524-1542.
            [11] WATANABE W.Does a Large Loss of Bank Capital Cause Evergreening? Evidence from Japan[J] Journal of the Japanese and Internati onal Economies ,2010,24(1):116-136.
            [12]喬小樂,宋林戴小勇 中國制造業僵尸企業的勞動力資源錯配效應研究[J]財貿經濟, 2019(11):113-128.
            [13] TANAKA T. Banks, Unhealthy Firms, and Product Market Competition:Evidence from Japan:247[R1][S.1.S.n.].2008.
            [14] LIN Y P,SRINIVASAN A,YAMADA T.The Effect of Government Bank Lending:Evidence from the Financial Crisis in Japan[J] SSRN Electr onic Journal,2015 .DOl:10.2139/ssrn. 2544446.
            [15]張棟,謝志華,王靖雯中國僵尸企業及其認定:基于鋼鐵業上市公司的探索性研究[J] .中國工業經濟, 2016(11):90-107.
            [16] HOSHI T,KIM Y.Macroprudential Policy and Zombie Lending in Korea[R].[S 1.n.].2012.
            [17]尹嘉啉,鄒國慶日本處理“僵尸企業”的主要手段及其啟示[J]現代日本經濟, 2017(4):58-68.
            [18]能愛宗美國、日本處置僵尸企業”的經驗教訓[EB/OL].(2016- 02 -03)[2021-06-17] ht:/:/ww yunqingsuan com/news/detail/9619.
            [19]葉志鋒,李琦,肖慶飛.中國僵尸企業界定研究:構建企業、銀行、政府三方因素的綜合識別方法[J].企業管理,2017(9):112-114.
            [20]儲勝金,張旭,張鋒.妥善處置“驢企業”的實踐探索:以揚州市江都區為例[J]唯實,2016(5):68-70.
            [21]張占斌袁威驢企業處置的現實狀況 主要問題與推進策略[J]理論探索, 2020(2)-82-87.
            [22]任飛優化資源配置.降低企業成本:企業家對供給側改革的政策建議[J].中國企業家, 2016(5):96.

          作者單位:天津理工大學管理學院
          原文出處:魏婉如.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下的僵尸企業問題與處理[J].經營與管理,2022(05):42-47.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十九禁A片在线观看无码国产,免下载黄片,亚洲欧美偷自拍国综合,中文字幕永久免费琪琪网